<nav id="8eff5"></nav>

  • <progress id="8eff5"><th id="8eff5"></th></progress>

    1. 2022年05月30日
      第03版:專 題 PDF版

      小何莊戰斗:悲歌一曲多壯志

      記者 王錦春 姬慧洋 王吉城 文/圖

      扶溝縣烈士陵園的小何莊烈士紀念碑

      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熱土一抔魂。在扶溝縣烈士陵園小何莊戰斗紀念碑前,吟誦著“扶溝城永志何莊碧血 賈魯水常喚烈士英名 ”的碑文,頓覺豪氣干云、山河悲壯。

      說起小何莊戰斗,不得不提一個人。為了弄清楚小何莊戰斗的起因經過、打響戰斗的具體時間、都有哪些英雄前輩參戰犧牲,他自費走訪了扶溝和太康兩縣的十多個鄉鎮五十多個村莊,并和北京、合肥、烏魯木齊等地的知情人取得聯系,歷時一年多,終于弄清楚了這場戰斗的來龍去脈和主要情節,還編寫了一部十萬字的黨史資料著作——《小何莊壯烈戰歌》。他就是扶溝縣文聯原主席唐貴知。日前,周口報業傳媒集團紅色記憶采訪組一行前往扶溝,探訪唐貴知先生,聽他講述他所了解的小何莊戰斗。

      得知采訪組一行到訪,八十五歲的唐貴知先生略顯激動。因為年前他生過一場大病,雖然走起路來有些蹣跚,但精神狀態很好。走進唐貴知家中,映入眼簾的是一幅幅字畫,或行云流水,或飄逸俊秀,滿屋墨香?!霸诜鰷?,提起小何莊戰斗家喻戶曉。它發生在1948年,當時解放戰爭進展到最后勝利的關鍵時期,國民黨反動派在滅亡前進行了最后的垂死掙扎和瘋狂反撲。小何莊戰斗是一場抗擊反動派瘋狂反撲的戰斗,是一場極其慘烈悲壯的戰斗,是解放戰爭中無數戰斗的一個縮影。因為敵眾我寡、敵方偷襲等多重因素,這次戰斗我方慘遭失敗。雖然是場敗仗,但同樣彰顯出共產黨人和革命軍隊的英雄本色。他們不怕犧牲、頑強戰斗,對革命事業無比忠誠,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一曲驚天壯歌。人民群眾在這場戰斗中主動掩護、救助戰士,處處體現軍民一心、同仇敵愾的團結精神?!碧瀑F知說。

      每一滴鮮血都不會白流、每一種犧牲都值得銘記,革命先烈猶如一座座最閃亮的坐標,照亮后輩的前行之路。時間的指針撥回到七十四年前的那個初夏,跟隨著唐貴知的思路,回憶那場悲壯戰斗。

      突襲“拂曉”發生  

      小何莊槍聲密集

      1948年6月5日拂曉,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時刻,靜謐的村莊還在熟睡。扶溝縣城西南的小何莊,地頭的大麥已經成熟,遠處傳來布谷聲聲,幾戶農家小院內早起的婦人點燃爐火,炊煙裊裊升起。早起去地里割大麥的農民張法周看到扶溝通往許昌的大路上有一隊急行軍,行進中突然停止然后兵分三路向南疾跑,目的地是小何莊。

      和張法周一樣,看到這隊急行軍的還有小何莊村民何全德?!澳翘?,我早早下地準備鋤南邊大秋地的草,突然看到莊東頭和西頭跑過來一些拿槍的人,藏進了麥地里。他們手里不僅有步槍,還有機槍。一看這架勢就是要打仗,俺們幾個早起下地的人都嚇得趴在地上不敢動?!?/p>

      這一隊急行軍大概有三百余人,是太康縣國民黨保安團的一支隊伍,他們的頭目是郭馨坡,而太康縣國民黨保安團也被老百姓稱為“郭馨坡的老虎隊”。郭馨坡在接任保安團時曾放出狠話:“要消滅共產黨,必須消滅村干部;沒有村干部就沒有小區,沒有小區就沒有大區,沒有大區就沒有共產黨?!睘榱吮M快完成“剿共”使命,他大肆收羅地痞流氓擴充武裝,不僅在太康縣大量捕殺共產黨基層干部,還經常竄入周邊各縣搶劫物資、捕殺共產黨員。扶溝因為與太康接壤,受害尤甚。據《中共周口歷史》記載,郭馨坡憑借人多槍多,對共產黨的武裝力量進行偷襲,率部先后在太康老冢、清集、常營,扶溝雁倉、欒坡等地殺害共產黨員九十多人,鄢扶縣大隊副政委何介夫、扶溝縣大隊大隊長穆金等一批共產黨員都在敵人的偷襲中壯烈犧牲。

      原本這支太康縣國民黨保安團的隊伍得到情報,獲悉解放軍有一批軍用物資被臨時藏在雁周村地下黨組織那里,想要去搶劫物資。偶然得知中共扶溝縣城關區委、區政府和區武裝中隊駐扎在小何莊后,便立即改變原來的行動計劃,向小何莊全速開進,團團包圍小何莊。

      小何莊的許多老人都親歷了當年的戰斗,在他們的描述中,那槍炮聲就像鍋滾了一樣密集,又像過年千家萬戶一起放鞭炮那樣響。當年的戰斗參戰者孔令言回憶說:“我在睡夢中被炮火聲驚醒,四周都是槍炮聲,不知道敵人在哪兒,第一反應就是抓起槍沖出去打倒一個夠本,打倒倆還賺了?!?/p>

      區委書記被亂槍射殺

      二十八歲壯烈犧牲

      1948年6月4日,中共扶溝縣城關區委、區政府和區武裝中隊接到群眾舉報,國民黨的一股殘匪在城南馬村一帶找甲長、保長向群眾派糧派款。時任區委書記姜鴻起和區長朱平球立即決定趕赴城南去清剿。殘匪一路逃竄向西入許昌地界,姜鴻起和戰士們在午夜時分回到小何莊修整。因為臨近麥收季節,結合敵我雙方情勢,區政府決定暫時放假收麥,本地戰士回家收麥,外地戰士分散到各村幫助群眾收麥。

      姜鴻起書記的通訊員王海成回憶,當時他和姜鴻起借宿的民房在村莊的正中央位置,戰斗打響后,姜鴻起警覺性很高,直接喊了一聲“海成,我聽見槍響了,可能有情況,有敵人,快!”說罷抓起手槍沖了出去??吹剿墓陌鼇G在麥秸鋪上,王海成抓起來就攆出去了。

      戰斗一旦打響,便是血與火的洗禮。姜鴻起沖出院子后一直向東而行,因為村東頭住著區長朱平球。分成三路的敵人分別從村東、村西、村北進村,向東而行的姜鴻起被蜂擁而至的敵人逼向村西,可村西頭的戰斗也打響了,他折身向北,被從村北頭進來的敵人堵住了去路,無奈之下,他不得不孤身和敵人拼殺起來。他躲在一處墻角,緊握手槍,專等敵人到來。有敵人接近時,他舉槍射擊,一個敵人應聲倒下,后面的敵人急忙躲進死角。子彈很快就打光了,敵人一窩蜂似的朝他涌來,但出乎預料的是,敵人只包圍不開槍。姜鴻起拿起已經沒有子彈的手槍,朝著離他最近的一個敵人頭上狠狠砸去,敵人被砸得慘叫一聲,踉踉蹌蹌向后歪倒。緊接著,左右兩翼的兩個敵人用刺刀對準姜鴻起的頭欲發起進攻,姜鴻起向下蹲身同時撥開一把刺刀,迅速轉身抓住另外一個敵人的槍管,用力將他推倒。電石火光間,姜鴻起想要奪取敵人步槍,但敵人非但不松手,反而扣響了扳機,罪惡的子彈射進了姜鴻起的身體。身陷絕境,姜鴻起想要利用生命最后的短暫時間再多殺一個敵人,他一咬牙,用盡全身力氣終于把槍奪了過來,并立即扭轉槍口扣動扳機,但子彈卻偏斜飛出。姜鴻起倒下后,惱羞成怒的敵人亂槍齊發,把這個年僅二十八歲的共產黨員的身體打成了“馬蜂窩”。

      “跟敵人拼??!”

      他們留下最后一句話

      區武裝中隊隊長王其昌借宿在村西頭的房子,這棟房子沒有院墻又在村邊,很快被從村西頭進來的敵人發現并包圍。無奈之下,他和通訊員姜興及另外一個戰士被迫在屋內與敵人展開殊死搏斗。因為有機槍掃射,王其昌跳到房梁上,躲過了敵人密集的子彈,同時掀開房頂上的茅草,把槍從茅草洞里伸出去向敵人射擊,并命令其他兩名同志向村內撤退。小何莊村民何兆奇親眼見證了這一幕,他說:“俺家就住在村西邊,沒院墻,房子外面就是麥地。敵人包圍埋伏的時候我看到了,當時不知道干啥的,等一會兒槍響了才知道是打仗哩。離俺家不遠就住著解放軍,敵人圍住那棟房子打槍,聽到有個人在房頂上邊打槍邊喊口號,拼??!殺??!解放軍真勇敢!”

      中彈身亡的王其昌從房梁跌落,通訊員姜興抱起他痛哭不已,欲為首長報仇,可奈何槍中無彈。當敵人沖進屋子的時候,他舉起槍桿狠狠砸過去,敵人的子彈穿過了他的胸膛。敵人看到倒地犧牲的姜興怒目不瞑,就惡狠狠地對著他的頭又射了兩槍。

      司務長馬慶元沒有槍,只有兩顆手榴彈。沒有武器的他藏在一個土堆后,敵人勸他投降,他非但沒有舉手投降還撲向敵人打算奪槍再拼殺。村里有很多老人都認識這個司務長,平常都叫他老馬。戰斗中,他一邊撲向敵人一邊高喊“跟敵人拼啊”,很勇敢,但是因為沒有武器,敵人太多了,最終他倒在了敵人亂槍掃射中。

      因為突襲發生在凌晨,很多戰士都是赤膊跟敵人拼殺,直至生命最后一刻。據統計,在6月5日的激烈戰斗中,英勇拼殺而壯烈犧牲的還有稅務干部路衡星、第二班班長宋改生、第一班班長項文生,戰士齊立齋、姜膽、董貫、董復生、董金明、董萬毛、蘇金榮、姜振喜、何洪海、鄭xx(姓名不詳)等十八人。

      “倒栽蔥”蹲刺籠 

      被捕不改忠誠

      小何莊一戰,敵我雙方兵力懸殊,裝備相差甚遠,所有參與戰斗的戰士英勇抗敵,戰斗到最后一刻被敵人團團圍住被捕。當天被捕的干部戰士共計十七人,他們分別是中共扶溝縣委地下交通站站長姜鴻瑤、文教干事王習之、區財糧呂蘭亭、稅務會計白景臣、副班長張考、姜鴻起書記的通訊員王海成、區武裝中隊司務長李喜年,戰士王學山、范明基、宋純章、張安治、李五堂、李國有、孔令言、李全中、李連成、聶坡。

      敵人之所以沒把我方人員全部殺害,而抓捕一部分,目的在于“抓活口”,以便從他們的口中獲取更多的機密。我方人員雖說被捕,但堅決不向敵人低頭。

      文教干事王習之,是個知識分子,大學畢業生,曾在《大公報》當過記者,后來加入了共產黨,是上級重點培養的后備干部,派他來扶溝是到基層鍛煉的。敵人抓住他以后,看他文質彬彬的,就懷疑他是個干部,看管得特別嚴。在敵人押解著他們在太康、西華境內到處轉移途中,一次放風時他悄悄對戰友說,敵人一定會對他逼供,不管敵人采用什么辦法他都不會泄露機密,而且鼓動大家想辦法脫險。每到夜里,敵人就把被捕人員用繩拴在床腿上、桌子腿上或其他不能被人帶動的東西上,以防逃跑。對王習之則更加嚴密防范。一天夜里,敵人把王習之五花大綁后拴在了一盤石磨上。敵人沒有料到,這倒給王習之脫逃提供了有利條件。王習之把背后拴住手的繩子慢慢在石磨上來回磨蹭,磨蹭到半夜,終于把繩子弄斷了,他連忙把同屋關押的其他幾人的繩子都解開,準備逃出去。王習之考慮到大家一起跑,萬一遇上敵人崗哨太危險,他自告奮勇,先出去探探路,沒危險了再拐回來帶大家一起逃出去。他從村內到村外暗暗摸索了一遍,沒有發現崗哨,就疾步返回準備帶大家外逃。不料由于他們心急步疾,腳步聲驚醒了附近熟睡的哨兵。哨兵向他們喊口令對暗號,不知道怎么回答的王習之不幸中彈犧牲,最終連尸首都沒有找到。

      第二天夜里,敵人為了防止有人再逃跑,從老百姓家里找來了一些秫稈箔,把被捕的戰士裹在里面,然后用繩子扎緊兩端,然后“倒栽蔥”靠在墻上一整夜。熬到天明又來審問,仍沒有一個戰士泄密。除了這些手段,敵人還用了“殺一儆百”的恐嚇方式,他們不知道從哪兒找來兩個人,用毛巾塞住嘴巴,用箔卷住。然后抬過來一口鋼鍘,把人放進鍘刀口內,兩刀把人鍘成了三段。敵人叫囂著再不投降再不交代,這個人就是他們的下場。

      在開封保安司令部里,被捕的戰士們還被關進了木籠里。木籠是國民黨開封保安司令部的刑具。木籠低矮,人在里面不能直腰,上下左右全是釘子,形如刺籠,不能坐也不能靠,一動就被釘子扎。但各種酷刑都沒有打垮戰士們的意志。

      自被捕以來,無論是嗓子被辣椒水灌得生疼,還是被秫稈箔裹起來頭朝下放一夜;無論是只能半蹲在帶著倒刺的木籠里,還是嚴刑拷打導致遍體鱗傷,始終沒有撬開十七名被捕人員的口。他們的回答始終是三個字——“不知道”。敵人沒有得到任何機密,這不僅使被捕人員免遭殺害,而且保護了被捕人中的幾位領導干部和共產黨員的生命。

      在戰場上沖鋒陷陣,與敵人拼殺,不顧生命危險而壯烈犧牲是英雄;在敵人魔掌中不泄密、不出賣同志,忍受敵人殘酷折磨而不屈服,同樣是英雄。

      1948年6月22日 ,人民解放軍華東野戰軍一舉解放開封,徹底搗毀國民黨在河南的老窩,在小何莊戰斗中被捕的戰士也被救出。

      大難不死,十七名戰士從敵人的魔窟中被解救后,除少數人回家務農外,大多數人重新歸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他們在不同的崗位上勤懇工作、繼續奮斗。

      百姓冒死相救

      軍民情深似骨肉

      區武裝中隊的官兵們曾多次在小何莊住宿,與村民們建立了親密的關系。小何莊的老人曾回憶說:“黃水才下去時,群眾生活有困難,戰士們經常幫村民耕地、種莊稼、掃院子、挑水,老百姓對他們就像對親孩子一樣?!毙『吻f戰斗打響后,出現了許多村民冒險保護戰士的故事。

      戰斗中,兩名戰士子彈打完后,匆忙躲進村民何鴻銀家的院子。何鴻銀讓他們藏在墻的夾縫里。剛隱藏好,幾個敵人就端著槍沖進了院里,惡狠狠地問:“有倆八路跑進來了,你把他們藏哪兒了?”“看見咧,從俺家后院跳墻跑了?!蹦菐讉€敵人又嚇唬了幾句就跳過院墻繼續搜查去了。直到戰斗結束,敵人全部撤走以后,何鴻銀才讓兩名戰士出來。他倆要走時,何家人怕他倆穿著軍裝被敵人認出有危險,何鴻銀的嫂子急忙把丈夫的衣裳拿出來讓他倆換上,才讓他們向南轉移。

      這兩名戰士出了小何莊,饑渴難忍,悄悄到張力士村西北角的一戶村民家中找水喝。這家主人叫張珍。張珍問他倆是干什么的。兩人看張珍一家是本分人,便如實相告。張珍的母親急忙生火給他們做飯吃。張珍又對他倆說,附近沒有發現國民黨軍隊的動靜,并向他倆保證,萬一發現敵情,全家會掩護他倆的。兩位戰士在張家吃了飯,等到天色暗下來,張珍才領著他倆悄悄出了村,兩名戰士向東南方向走了。多年后,何鴻銀回憶說:“我家掩護的那兩個戰士后來到俺家表示感謝,莊上的人才知道這事,都很佩服我的膽量,我也感到自豪?!?/p>

      戰士任環有膽有識。戰斗一打響,他就和其他同志一起沖了出來,擊倒了幾個敵人??墒?,任環的子彈很快打完了,不得不后退隱蔽到附近一戶人家的院子里。等了一陣兒,外面槍聲漸少,他猜想戰斗結束了,便趴在墻頭上向外看。就在任環伸出頭的那一刻,恰巧被院墻外兩個打掃戰場的敵人看見。那兩個敵人隨手舉槍,啪的一聲,打中了任環的右耳朵。任環頭一蒙、眼一黑,倒在地上,他用手一摸,滿手鮮血。他立即想出了蒙騙敵人的辦法,用沾滿鮮血的雙手在頭上、臉上亂抹一通,把整個人弄得血肉模糊,然后故意把臉朝下,裝起死來。那兩個敵人踢開院門進來,看到任環倒在地上、渾身血污,估計已經死亡,便出了院子 。聽見敵人走了,任環也不敢動彈,忍著劇痛,一直聽到敵人吹響了收兵的號聲,才起身走出院子。剛走幾步,就碰上了小何莊村民何正,怕敵人再回來搜查,何正急忙把任環拉回家,讓他躲藏起來,并用濕手巾擦凈了任環臉上和頭上的血。任環說應該趕快轉移,何正便領著他走小胡同出了村。至此,任環安全脫險。

      在生死關頭,戰士被村民掩護、冒死相救,表現了軍民魚水關系。戰爭結束后,在小何莊戰斗中被救助的官兵大都返回當地,向掩護救助者表示感謝,更顯示了軍民情深。

      手榴彈炸毀下巴

      娘親十八年稀粥喂養

      在小何莊戰斗中,戰士陳煥章的故事更傳奇。

      陳煥章是副區長李厚淳的通訊員,兩人一起戰斗,分開突圍時李厚淳不幸中彈犧牲,陳煥章則躲進了村里的一棟房子里。這個時候,時任地下交通站站長的姜鴻瑤也躲進了那棟房子。還沒等兩人打招呼,敵人就扔進來四五顆手榴彈,爆炸過后,房子里的驢被炸死了,姜鴻瑤的頭部受傷,兩只耳朵被震得嗡嗡直響。他感覺有水滴在臉上和脖子上,仰頭一看才發現陳煥章被炸得滿臉是血,下巴被炸開,舌頭掉出來,血淋淋地耷拉在胸前,背靠著墻慢慢倒在地上。正當姜鴻瑤想要把他抱起來的時候,敵人沖進了屋子,看了一眼滿臉是血的陳煥章,拽著活著的姜鴻瑤出了屋子。

      敵人的疏忽,讓陳煥章逃過了一劫。原來,他并沒有犧牲,只是傷勢較為嚴重。清醒過來后,害怕被敵人抓捕,他爬進麥地向西南方向尋找部隊。因為傷勢嚴重,爬到柴崗鄉后許崗村時,陳煥章再也爬不動了,倒在了一戶人家門口。據當時救助陳煥章的村民牛領介紹,當時的陳煥章因為下巴受傷,已經說不清話,嘴里嘟囔著。大家猜想他是不是渴了,給他端碗水,他也喝不到嘴里。牛領拿出一個小勺一點兒一點兒喂他,寶貴的生命之源延長了陳煥章等待救援的時間。

      陳煥章有個叔叔叫陳書凱,是區武工隊隊長。得知區政府和區武裝中隊慘遭偷襲的消息后,立即帶領隊員趕赴小何莊。途中路過后許崗村聽說有個傷員生命垂危便想著趕去救援,看到陳煥章的一瞬間,他撲在陳煥章身邊用雙手抱住了他?!盁ㄕ?,我的兒啊,怎么是你??!你現在這樣,我回家咋跟哥嫂交代??!”一聲聲呼喊令聞者落淚。

      陳書凱連聲呼喊陳煥章的名字,但是已經陷入昏迷的陳煥章沒有半分回應??粗掳凸潜淮驙€、血紅的舌頭耷拉出來的侄子,陳書凱放聲大哭。當他把手指放在陳煥章的鼻孔處,僅感覺到一絲微弱氣息時,他不禁懷疑侄子是否還能救活。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救治。村民有的從家里抬來軟床,有的拿來扁擔,制作簡易擔架,把已經昏迷的陳煥章輕輕放好趕往當時的練寺醫院接受治療。因為擔心被敵人發現,村民和武工隊員專挑荒僻小路,摸黑趕了一夜路安全把人送到醫院救治。很幸運,經過治療,陳煥章奇跡般活了下來。

      命雖然保住了,但是失去下頜骨的陳煥章不能再自主進食。被送回太康老家后,他的母親一勺一勺給他喂稀粥,這一喂便是十八年。后來,人民政府得知陳煥章的情況后,為他補了下頜骨和牙齒,他才能正常進食。

      小何莊戰斗結束后,當地村民把烈士集中葬在村西南方向。1958年,烈士被遷葬到扶溝縣城東南一片荒地里。1962年,此處被修建為扶溝縣烈士陵園,有關部門特意為在小何莊戰斗中犧牲的烈士立碑紀念。

      也是在1958年,姜鴻起烈士的遺骨被遷到他的老家——扶溝韭園北太康營安葬。如今,這里建起了姜鴻起烈士紀念館,成為遠近聞名的愛國主義教育場所。

      時光荏苒,七十多年來賈魯河依舊靜靜流淌。扶溝兒女目之所及是該縣乃至整個中華民族幾十年來翻天覆地的變化。發生在小何莊這片土地上的戰斗,是豫東大地艱苦卓絕的革命斗爭的縮影。時至今日,再唱起當年的這首歌謠,人們的淚水依然止不住流淌——

      “最后一碗米送去做軍糧,

      最后一尺布送去做軍裝,

      最后一件老棉襖蓋在擔架上,

      最后一個親骨肉送去上戰場……”

      小何莊戰斗是一次特殊的戰斗,也是對革命戰士的一次特殊考驗。扶溝縣烈士陵園門外,風吹動紅旗,獵獵作響。姜鴻起烈士陵墓在麥田綠水間守望著這片紅色土地,回首遠眺,藍天綠樹古村,寧靜而祥和。這盛世,如先輩所愿。

      2022-05-30 記者 王錦春 姬慧洋 王吉城 文/圖 1 1 周口日報 content_168341.html 1 小何莊戰斗:悲歌一曲多壯志 /enpproperty-->
      97人妻人人操人人摸_91福利国产门事件在线观看_欧美老妇人性丶交_精品国精品自拍自在线